新聞的形式

就目前的格式化新聞來看,僵硬、單一,更缺少的是生命感。新聞的容納量有限,從新聞的角度來說,當然會挑選重要的事,或者直白點來說是人來寫,其余參與事件的人都成了數字了;也有的會被拿出來當作例證講一講,也處于“托”的身份上。

在微博、微信里,有些人每天發內容,號稱刷存在感。這其實是對自我價值展現的一種形式。這個世界要因“我”的存在而精彩。

從敘事中人物的角色來看,其實無論是官媒還是自媒體,都是在展示自我的,只不過大事件的作者是機構,自媒體的作者是自己。

現在,也因為有了自媒體,實踐的解讀方式不僅有了官媒,也有了自媒體,它們從各自的角度來看待一個新聞事件,其實也是在書寫各自主角兒身份。而無一例外的,大家都在表現自我。

過去,我們講做好事不留名。你不留自己的名字,而好事總是要指向某個特殊的角色的。比如,一個小學生幫助老人過馬路,沒有留下TA的名字,而這件事會記到“小學生”的身上,甚至是小學生的校服所暴露的學校名字上。這個時候,具體的學校一般不會不承認這個事,甚至還會大張旗鼓的宣傳。

問題是,個人是否要留名?將一件事歸結到個體上?這個問題不好討論。2019.8.24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。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