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向美而生》 李菁/著

在《向美而生》的簡介里是這么寫的:攝影是一面明鏡,映照的是攝影者的思想,繼而流淌出內心的深愛,美的醒覺。

在我看到這個簡介的時候,以為《向美而生》與《思想的眼睛》(布列松)、《攝影美學七問》(阮忠義)是同類型的書。所以,下單購買。下單后,我去查看快遞單號,卻發現這本書是需要預定的,到底什么時候發貨,還是個未知數。

對于這本書,我還是很期待。

當我真正拿到這本書的時候,還是傻眼了,《向美而生》與我的想象相去甚遠,如其說是一本攝影的書,不如說是作者為自己的攝影顧客而寫的散文。

如果但從散文的角度來說,這是一本不錯的書。當然,作者的攝影藝術還是很棒的。

作家、獨立出版人周華誠在推薦序中,這樣描寫李菁:

愛美之人,萬物必以美報之。人與人的相遇,都是因了相同的氣韻與呼吸。這個用文字、光影來寫詩的女子,最終把自己的生活,過成了一首詩。

在作者自序中,李菁告訴讀者如何學習攝影、如何做一件喜歡的事、如何在攝影中表現作者的思想:

對一名攝影創作者來說,了解攝影史,細看世界級攝影大師的經典作品,研究自己手中的攝影器材,勤奮拍攝,這些環節缺一不可。

當你對一件事情生出一種自然而然的熱愛時,這個世界就會集聚更多的能量一起來幫助你圓夢。

攝影如一面鏡子,映照的是攝影者的思想、關注點以及內心的深愛。

摘錄一段作者李菁為自己的作品寫出來一首詩:

思想穿越你的身體,
獨自往窗子和圍墻上走去。
肉體連著影子,
只是滟滟的光此消彼長。
?
海水漲落有序,吞沒狂沙與山川。
沒有人在意你是睡還是醒著。
只有落日足夠沉默,
你的呼喊才完全被人知曉。

周華誠:文創品牌“稻米藝文”、 “父親的水稻田”創始人,作家,媒體人,出版有《草木光陰》、《草木滋味》、《下田:寫給城市的稻米書》、《造物之美》等十余種,策劃出版“雅活書系”、“我們的日常之美”書系等。

購書的收獲

在微信里加了不少的好友,你平時關注過他們都發些什么嗎?我覺得,越是好友多,越是關注不了。

今天偶翻朋友圈,發現一個名為沉香紅的好友,在朋友圈里推介李菁的《向美而生》。加好友后,經常見她發一些公眾號的文章,卻無交際,而今天,因《向美而生》,我對這個沉香紅的名字突然清晰起來,因為最近我剛好讀過《向美而生》,在書里,有沉香紅這么一個人。作者李菁是這么描寫與沉香紅相識的:

讀研一的時候,我便在網絡中與香紅相識了,因為同樣醉心文字夢、喜愛相同的作家、癡迷民族風的服飾,加之又是同齡人,我們很快便視對方如久別重逢的老友。

李菁與沉香紅的相識、相知不過是在網絡上,而2012年的寒假,兩人終于相認了:

2012年,寒假結束后我搭乘火車返回西安上學,火車抵達終點站已是深夜一點多,香紅怕我深夜一個人返校不安全,于是和她老公一起來嘈雜的西安火車站接我,彼時她已經懷孕七個月。

沉香紅的老公對于網絡上認識的朋友懷有戒備之心,李菁的家人更是如此,可沉香紅與李菁彼此都無比信任對方,李菁將之稱之為惺惺相惜。后來,她們成為現實中的密友,也是自然而然的事。

我發信息給沉香紅,問她:你就是李菁書里的那個沉香紅嗎?我發了一張配圖過去。

沉香紅:她在書里寫我了嗎?

我:那不是你的照片嗎?

沉香紅:哇!我還沒拿到這本書。

我拍了書上的一段文字過去。

沉香紅:我剛才把我們的對話發朋友圈了。不過,沒打馬賽克。

我:沒事,只不過我好像把李菁給你的驚喜給搞丟了。

沉香紅:沒有,習慣了。

剛才看她那么賣力的推介李菁的書,真不知道她還沒有收到書。早知道,就該給沉香紅打一個啞迷了。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。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